當前位置:首頁 > 都市言情 > 少年王

章節目錄 980 你,好自為之

    萬毒公子并沒有死。www.06249351.com黑 巖網.cOm

    樸爾那刀終究沒扎下去,而是停在半空,就像被點了穴。

    因為樸爾看到,萬毒公子胸口趴著一只通體鮮紅的蟾蜍,這只蟾蜍懶洋洋的,眼睛半睜半閉,就好像沒睡醒一樣。樸爾的刀就在這只蟾蜍頭頂半寸,只差一點就能把這只蟾蜍開膛破肚。

    樸爾當然認識這是鶴頂紅蛙。

    萬毒公子也瞪著眼,盯著面前這只鶴頂紅蛙,沒人知道它是什么時候出現的,好像在萬毒公子倒地的一瞬間,它就爬上了萬毒公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因為鶴頂紅蛙的突然出現,四周那些本

    來活躍不已,糾纏著樸爾那群兄弟的毒蟲,在一瞬間全都安靜下來,各自縮在一邊瑟瑟發抖。仿佛那是可以主宰它們生命的王。

    平心而論,七尾蜈蚣雖然也有這個效果,但卻差了一點意思,氣勢不是太足。

    就連樸爾的那群兄弟都安靜下來,一起盯著那只好像沒睡醒的鶴頂紅蛙。

    他們當然不是怕了鶴頂紅蛙。鶴頂紅蛙雖然奇毒無比,但還不至于讓他們害怕。只是,他們認識這個東西,知道這個東西來自于誰。他們一起望向了樸爾,樸爾仍然一動不動,呆呆地盯著鶴頂紅蛙。

    萬毒公子心想,這一幕何其熟悉,當初他險些被沙漠狐殺死的時候,也是這只鶴頂紅蛙及時出現,救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萬毒公子知道鶴頂紅蛙代表著誰,樸爾他們一樣知道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樸爾才輕輕嘆了口氣,將刀收回來后,抬頭說道:“千蟲君子,你終于還是來了。”

    一聲含糊不清的“嗯”字傳來。

    這一次不是冒充。是真的千蟲君子來了。

    樸爾指了指地上的萬毒公子,說道:“這家伙的很多手段都像你啊,看來你沒少在他身上下功夫,我知道你一定會來救他,你最愛護犢子了。”

    又一聲含糊不清的“嗯”字傳來。

    樸爾頓時有點惱火:“怎么著,連話都不愿意和我說一句嗎?”

    萬毒公子心想:這一幕也好熟悉啊!

    這一次,千蟲君子終于開口說話:“不好意思,最近嗓子有點不太舒服。”

    千蟲君子的聲音果然有些干澀、沙啞。

    萬毒公子心想:這么巧的嗎,樸爾現在是不是該坐下了?

    樸爾果然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萬毒公子:“……”

    樸爾臉上泛著笑意,似乎十分欣慰的樣子:“不錯,你終于肯出來見我啦。老千,這人我可以放,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……”

    樸爾的話還沒有說完,千蟲君子的聲音便響起來:“我答應你,我不會管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樸爾嘿嘿笑著:“還是你了解我。我還沒有開口,你就知道我要說什么了,不愧是我當初最好的朋友啊!對了老千,之前那個王巍是你的人嗎?如果不是的話,我可要去追他的啊。”

    千蟲君子沉默了一下,說道:“算半個吧。,,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他曾經是我的人。”千蟲君子說道:“后來他被黑道南宮紿要去了,成了大寨主的人。再后來,他又和二小姐結婚,成了二寨主的人……他到底是誰的人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唔,這么復雜的啊……苗家寨里三股勢力,他和每股勢力都有關系?那我再見到他,到底殺還是不殺?”

    苗家寨里確實有三股勢力,一股是大寨主,一股是二寨主,還有一股是以五寨隊長千蟲君子為首的中間派,他們與世無爭、誰也不站。面對樸爾的問題,千蟲君子再度沉默一番,說道:“隨你。”

    樸爾“哈哈哈”地笑了起來:“還是你啊老千,永遠都是這么事不關己高高掛起。行啦,我明白了,這人你帶走吧,至于那個王巍,我會自己看著辦的。”

    叢林中響起了腳步聲,一個人影漸漸走了出來,果然就是千蟲君子。

    看到千蟲君子,樸爾笑得更歡:“我還以為你不肯見我了……不錯嘛,還是這么帥!”

    千蟲君子的眉毛稍稍挑了一下:“不要哪壺不幵提哪壺好嗎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樸爾笑得更歡暢了:“你小子成天倒弄蟲子,哪個大姑娘敢嫁紿你?”

    “無所謂,我有蟲子也就夠了。”

    千蟲君子一邊說。一邊來到萬毒公子身邊。趴在萬毒公子胸口的鶴頂紅蛙,頓時“呱”的一聲,身子一躍而起,鉆進了千蟲君子的袖子里面,四周那些毒蟲頓時如釋重負一般,紛紛退散出去,隱藏在了樹葉、溝壑之間。

    千蟲君子沒說什么廢話,直接把萬毒公子攙扶起來,帶著他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自始至終,樸爾也沒阻攔一下。

    甚至。他看向千蟲君子的目光也充滿溫柔。

    內心兇狠、毒辣的人,也有想要施以溫柔的對象,更何況千蟲君子還是他一直以來的摯友,和他一樣都是堅定的中間派支持者。三年前,千蟲君子怡好有事不在寨中。否則一定會幫他求情,不會棄他于不顧的。

    這一點,樸爾心里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看著千蟲君子扶著萬毒公子步履蹣跚地離開,樸爾忍不住出聲提醒:“老千,近期千萬別回寨中,我可不想鮮血染在你的身上!”

    樸爾要血洗苗家寨,不想千蟲君子牽涉其中。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后,千蟲君子站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千蟲君子沒有回頭,沉沉地說:“我不會回去的,不過我勸你最好放棄你的打算……你不是兩位寨主的對手。最終也不過是自食其果!”

    樸爾嘿嘿笑著說道:“老千,你說這話未免太早,我既然敢闖進鳳凰山來,當然還是有點把握的!等我血刃仇人、占領苗家寨后,到時候歡迎你再回來,我做大寨主,你做二寨主!大小姐歸我,二小姐歸你,玩膩了再換著來!”

    聽到樸爾的承諾,萬毒公子的臉頰忍不住抽了一下。

    千蟲君子倒是沒有什么反應,沉沉地說:“我知道勸不住你……算了,你好自為之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后會有期!”樸爾擺著手。

    樸爾對苗家寨中的每一個人都無比兇殘,唯獨對千蟲君子是另外一副態度。

    “后會無期了……”千蟲君子喃喃地說著,語氣之中滿是哀傷。

    可惜。樸爾并沒聽到。

    樸爾看著千蟲君子和萬毒公子漸漸消失在自己視線中的時候,立刻揚手說道:“兄弟們,全速前進,爭取把那個王巍紿抓回來!”

    就在眾人摩拳擦掌,準備全速前進的時候,后方突然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!”幾聲急切的叫喊跟著傳來。

    樸爾回過頭去,詫異地看著奔來的人,這人也是他的兄弟,因為他是負責看押苗雪雁的,所以慢了眾人一程,現在才趕上來。樸爾一看他,就吃驚地問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,二小姐她……”

    那個漢子奔到樸爾近前,滿頭大汗,氣喘吁吁的說:“二小姐被人搶走了!”

    樸爾聽到這樣的事情當然大吃一驚。一把抓住漢子的衣領問道:“被誰紿搶走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”漢子揺著頭說:“我正押著二小姐往這邊趕,有個人影突然閃了出來,三下五除二就將我打倒在地,然后把二小姐紿搶走了!大哥,那人實在太強。我不是他的對手,但他肯定還沒走遠,我們現在去追還來得及!”

    “媽的……”

    樸爾氣得渾身發抖,猛地一甩手中苗刀,大聲喝道:“追。紿我追!”

    眾人也都氣得不輕,這才是陰溝里翻了船,沒想到被一個莫名其妙的角色截了后路。眾人怒氣沖沖、殺氣騰騰,打算去把那人和二小姐都追回來,然而就在這時。叢林里傳來一陣腳步聲!

    什么情況?!

    樸爾等人立刻圍成一團,各自亮出自己手中的家伙,嚴陣以待、目光炯炯地看著腳步聲傳來的方向。

    腳步聲越來越近,人影漸漸從黑暗中浮現出來,果然有四五十人,而且各執刀棍。

    他們一邊走,還一邊喊:“明月隊長、二小姐、王巍,你們在哪!”

    “明月隊長,你可不要做糊涂事啊,二姑爺不是你能隨便殺的!”

    “明月隊長,二寨主已經知道這件事了,你必須得收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這些人喊著喊著,突然就站住了腳步。

    目光驚愕地看著前方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鬼,怎么不繼續喊了?”一個粗重而又不耐煩的聲音從這些人身后傳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二、二寨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樸爾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樸爾,我讓你找明月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樸爾……”這名衛兵擦了一把額頭的汗:“樸爾就在前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一道吃驚的聲音響起,接著人群之中走出一個威風凜凜的漢子來,正是苗家寨的二寨主苗家桐。苗家桐的手里還拎著一根狼牙大棍,他定睛看向前面的一群人,吃驚地說:“樸爾,你怎么來了?”
    注意:章節內容如有錯誤,請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訴我們,我們會及時修正的。謝謝!!
海南飞鱼彩票预测